大冶一鎮精準扶貧扶出“意外收穫” “憑空”多出萬畝可收益土地
返回來稿:荊楚網-紫鑫生物        2017/12/6        浏览次数:2286

 

湖北日報訊 文/圖 記者 劉振雄 通訊員 程良友

3日,記者採訪大冶,車過劉仁八鎮大莊村,見公路兩旁漫山遍野全是“灌木叢”,翠枝碧葉間密匝匝滿是“黃果果”,浩如繁星。

村支書劉克銀說:這叫梔子樹,春夏開白花,秋冬結金果,是個扶貧項目,本村逾1/3面積都種上了。

記者不解:扶貧靠賣梔子花?劉克銀笑:花能賣幾個錢?

荒山年年成“火山”

劉仁八鎮位於大冶西南,距市區僅23公里,但四面環山,山山相連,要走很長時間。當年彭德懷、何長工等先輩曾在這裏戰鬥過,屬於革命老區、貧困鄉鎮。

鎮農辦主任劉先補說:發展經濟我們先天不足。礦藏豐富,但毀壞環境,不採;野菜豐富,但零零散散,難成規模。只能種田,全鎮面積119平方公里(17.85萬畝),可用耕地僅3萬多畝,幾乎全是荒山,不長樹,長茅草,每年山火不斷,還出過人命。

在大莊村,劉克銀對記者說:想過很多辦法謀發展,種南竹、油菜、油茶,都沒啥起色;好容易路修通了,卻方便了外出打工,全村1530人有近1000人出去了。

扶贫引来栀子黄

劉仁八鎮有個劉昌尋,以前沾哥哥的光出名,如今因梔子黃聞名。

哥哥劉昌勝,中科院院士。劉昌尋曾想在鎮上辦礦廠,找哥哥幫忙,哥哥不準,說咱鎮是山區,要搞好生態,你那廠污染大。經哥哥引導,他廠不辦了,上山去種山梔子。

2014年,大冶市人大來蹲點扶貧,跑蘄春、長陽及安徽、江西考察一圈,回來建議劉昌尋改種水梔子。

相比山梔子,水梔子除可作中藥材外,還可提取天然色素,集綠化、觀賞、藥用、工業於一體,能更好契合“精準扶貧”和黃石及大冶市委倡導的“綠滿銅都”方略。

在人大和政府等部門扶持和劉昌勝的技術支持下,劉仁八鎮以劉昌尋爲龍頭,建起了梔子黃基地、組建了專業合作社。

劉克銀說:大莊村耕地僅1240畝,另6700畝全是荒山,3000畝種了梔子樹。

 

“凭空”多出万亩地

據介紹,目前劉仁八鎮20個村有17個村種了梔子樹,1.2萬多畝。這1.2萬畝跟那3萬多畝耕地無關,以前全是荒山,毫無收益不說,還因山火頻致人財損失,相當於“憑空”多出了1.2萬畝地,收益屬於“淨賺”。

位於黃石的湖北紫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從事研發、產銷植物提取天然色素多年,董事長給了劉仁八鎮3年扶持期,以高出市價10%的價格收購劉仁八鎮的梔子黃。

梔子樹栽3年,今年開始摘果,但帶來的效益已非常明顯。

劉克銀說:村民收入多了,山地流轉,每畝每年50元;留守老人以前沒事幹,現去摘果,山頂0.4元/斤、山腰0.35元/斤、山腳0.3元/斤;平日給樹施肥除草打藥,日薪100元;不少園林機構來踩點,請求作他們的苗圃基地,70元/棵。別看都是小錢,一合計,很可觀了。更重要的是荒山雜草盡除,不發山火了。一直零收入的村集體終於“頭一筆見錢”,6萬多元雖不多,但公路破損可以修了、危房也有錢翻新了。

他很懊悔自己的發展意識滯後。今年四五月間梔子花開,滿山白茫茫一片,香氣四溢,短短20天花期,有六七萬人來賞,但村裏幾無農家樂,遊客都去對面八角亭村的龍鳳山莊吃飯。“我們免費供人賞花,飯錢讓別人賺了。明年一定建幾家像樣的農家樂!”他說。

劉先補說:構建梔子黃烘乾廠同等緊要。作爲提取天然色素的工業原料,梔子黃不能望天收,它的價值和利潤,要更重於梔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