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信息匹配:破解生鮮供應鏈流通瓶頸難點
返回來稿:中國食品報-紫鑫生物        2021/3/23        浏览次数:424

近年,聯合採購或集採,建立農業基地是成規模的團餐企業尤其是團餐食材配送企業關注的 話題。雖然我國生鮮供應鏈流通損耗大,加價率較高,但這種損耗並非全是由物流效率低或冷鏈設施不完善造成的。相較於 大規模生產的工業品,農產品在不同產地、不同年份、不同儲存時間下難以保持產品一致性,這種非標的特徵不僅難以塑造 產品品牌,也使得供需信息的匹配需要以“挑挑揀揀、眼見爲實”爲主要場景。因此,農產品非標特徵是導致信息匹配成本 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生鲜物流损耗较高

有專家認爲,我國生鮮流通損耗較高的真正原因在於其信息成本。高昂的信息成本是多級分 銷體系的系統性問題,並非物流問題,是被誤解的“物流損耗”。我國之所以形成多級分銷體系爲主的生鮮供應鏈形態,首 先與我們的歷史經濟地理條件有關,其次與老百姓多元化口味的生物記憶有關。從供給視角來看,我國農業具有人地比高和 小農經濟模式的兩大特徵,供給信息是高度碎片化的。從需求視角來看,我國飲食結構呈現“綠葉菜、鮮豬肉、口味多元化 ”的特徵,需求信息同樣是高度碎片化的。供求兩端的信息高度碎片化,極大地提高了信息匹配的難度,繼而造成了當下生 鮮供應鏈多級分銷、小批量對手交易爲主的流通體系。

我國生鮮流通效率較低,成本較高,價值損耗較大。我國的農產品流通以農貿市場爲主體, 約60%以上的農產品零售依賴於農貿市場渠道,商超佔比較低,多年來超市體系並未像歐美那樣,成爲農產品流通的主渠道。 我國超市不僅未成爲生鮮流通的主渠道,而且其內部市場集中度仍偏低,較爲分散的競爭結構,阻礙了規模經濟的實現,使 得我國農產品的農超對接比例不足30%,約70%的農產品仍採用三級或四級流通體系。

在當前流通體系下,我國農產品流通的損耗顯著高於發達國家。分品類來看,我國果蔬類的 流通損耗在20%—30%之間,而美國僅11%;我國肉類流通損耗12%,美國僅3%;我國水產品流通損耗15%,美國僅7%。最終,所 有流通成本會通過加價的形式轉移給消費者。艾瑞諮詢數據顯示,我國果蔬類農產品的加價率在95%左右,海鮮加價率115%, 牛羊肉的加价率为75%。

信息成本阻碍农产品流通

與市場上的普遍認知不同,我國生鮮流通的高成本,其根本來源並不完全是物流成本,而是 信息成本,但很多研究將生鮮流通高成本歸咎於物流基礎設施的不完善、冷鏈利用率低下等原因。

我國道路基建領先、人工成本較低、人口居住集中,這些經濟地理基礎是孕育高效物流的外 部環境。同時,我國物流行業充分競爭,公路運費和快遞運費均處於全球低位範圍。

在一個流動性長期充裕且基礎設施回報率低於海外水平的市場,有觀點所認爲是農產品流通 基礎設施投資的“不足”,其背後實際是傳統多層次分銷模式的效率低下造成的。專家認爲,那些看似來自於物流的成本, 實際上是來自於流通體系的系統性問題——信息成本。

信息成本與物流成本又是如何劃分的呢?業內專家認爲,流通中的信息成本包括供需信息匹 配成本、供需信息錯配成本。供需信息匹配成本包括賣家展示和買家搜尋兩類成本。廣告、推送、導購等,屬於賣家展示成 本,目的是將供給信息發送給消費者;而買家搜尋成本包括買家搜索、諮詢、來到商店等行爲所付出的時間成本、交通成本 等。

供需信息錯配成本是指在供需信息不能及時準確匹配的情況下,未能把商品出售給出價最高 的消費者,產生的價值損失。比如,未能及時找到買家的蔬菜在倉庫中腐爛,或者未能把雲南的雪蓮果賣給願意出價較高的 一線城市消費者,而是低價在本地銷售。按照這一理解,大部分庫存成本,其實質是信息成本,而非物流成本。成本與損耗 看似來自倉儲物流,實際上是來自於供需不能及時匹配,這是一種信息成本。

“非标”特征构成供需矛盾

我國農產品供需特徵也推高了信息成本。農產品供應以小農經濟爲基礎,千百年來形成“綠 葉菜、鮮豬肉、口味多元化”的飲食需求特徵,這種供需結構,提升了農產品流通的信息成本,使我國生鮮供應鏈的流通成 本,天然高於美國。綠葉菜等生鮮產品由於其產品的非標性和價值的易腐性,比工業品流通面臨更高的信息成本。

非標特徵導致信息匹配成本高。相較於大規模生產的工業品,農產品在不同產地、不同年份 、不同儲存時間下難以保持產品一致性,這種非標的特徵不僅難以塑造產品品牌,也使得供需信息的匹配需要以“挑挑揀揀 、眼見爲實”爲主要場景,使得供需信息匹配成本較高。

易腐特徵導致信息錯配成本高。工業品的儲存期較長,而農產品的易腐特徵使得供需匹配的 時間窗口較短,一旦未能及時匹配,價值損耗最高可達100%,信息錯配成本較高。

從以上角度思考,生鮮農產品的流通效率低,問題的根源不在於物流,而在於信息匹配。產 品越非標、易腐、多元化,供需信息越分散,信息成本就越高。而我國由於歷史地理與飲食文化特徵,導致生鮮農產品流通 的信息成本自然偏高。我國的農民數量與耕地面積比例接近美國的100倍,這種懸殊的差距不僅塑造了我國小農經濟的地理基 礎,也使我國成爲了蔬菜大國——種植蔬菜比種植糧食消耗更多的人力。

我國蔬菜產量接近美國的30倍。在我國生鮮銷售量中,蔬菜佔據了52%,而在美國,蔬菜僅佔 34%。

具體來看,美國的蔬菜消費,以土豆、西紅柿、胡蘿蔔等容易運輸、儲存的塊根、瓜果品類 爲主,而我國蔬菜的品類,以綠葉類蔬菜爲主。

相較於根莖類蔬菜,葉菜類蔬菜的儲存時間較短。儲存時間越短,易腐性越強,信息錯配的 代价便越大。

在肉類消費中,國人以豬肉爲主,而美國人以適合低溫冷凍的禽類和牛肉爲主。豬肉在冷凍 過程中口感喪失較爲嚴重,因此,國人偏愛熱鮮和冷鮮豬肉,而美國的牛肉和禽肉則以冷凍運輸爲主。與綠葉菜一樣,國人 對存儲期較短的鮮豬肉的偏愛,推高了我國肉類生鮮供應鏈的信息成本。

地域多樣化、口味多元化也是重要原因。由於綠葉菜與鮮豬肉都不適合長距離運輸,且我國 人口密度足夠高,生鮮供應鏈以“短半徑、本地化”的供給特徵爲主。例如,從蔬菜產量分佈來看,我國的蔬菜產區相對分 散,本地供給更有成本優勢。我國蔬菜產量最大的省份山東省產量僅佔全國的13%,而美國僅加州一個州的蔬菜產量便佔全國 60%。

本地化供給造成了各地食材的不同,也造就了我國的飲食地域多樣化特徵。四川人愛吃豌豆 尖,廣東人愛吃菜心,湖北人愛吃紅菜薹。美國蔬菜品牌商Green Giant調研中發現,美國有39個州消費者最愛吃的蔬菜都是 同一种西兰花。

我國農產品以農貿市場多級分銷爲主的體系,是適配於我國生鮮農產品供需特徵正是由於供 需信息匹配的成本高,我們的流通體系需要多層級的角色分擔信息匹配成本與信息錯配的風險。在多級分銷體系中,每一級 經銷商會將自己面臨的信息匹配成本與信息錯配風險加價至商品中出售,以應對不確定性的風險。最終,整個流通體系共同 承担了较高的信息成本。

我國農產品經銷商的加價率雖然較高,但並不是牟取了暴利。在較高的信息成本下,供應商 需要爲自己承擔的風險索取合理的溢價。但我國這種多級分銷的農產品流通體系,不利於億萬辛苦勞動的農民。

社区团购前景看好

庫存指已經生產,待銷售的商品。線下零售供應鏈,普遍採用庫存前置的銷售流程,即先將 商品運送至消費者附近,再撮合交易。商品無論是放在倉庫裏,還是放在超市的貨架上,在銷售之前,都是庫存。庫存越前 置,對消費者而言越方便,越有可能更好地匹配交易,但庫存成本和風險也越高。而農產品是一種特殊的品類,它信息錯配 成本高,前置庫存的成本和風險也較大,但電商滲透率卻仍然很低。生鮮農產品佔據零售消費的33%,電商巨頭無不希望進入 生鮮市場,但其核心難點在於百貨電商的物流體系與我國生鮮商品的易腐性、本地化供應特徵並不匹配。

由於生鮮供應鏈的特徵是“綠葉菜、鮮豬肉、本地化”,易腐性與本地化的特徵使得大部分 生鮮產品與“單點發全國”的電商物流體系並不匹配。

而我國農產品供求信息碎片化的特點,使得線下商超市場份額的提升較爲困難,令我國生鮮 信息化的一次革命未能取得與海外相似的規模化成效。就像我國電商重塑百貨供應鏈,國情的差異令我國的電商也有機會重 塑生鮮供應鏈,實現美國大型商超所承擔的變革使命。

社區團購是電商第一次觸碰到我國生鮮供應鏈的核心痛點,並顯著降低信息成本的模式,有 希望獲得一定的市場份額,並積累大樣本的需求數據,爲若干年後農產品“以需定產”的理想模式打下基礎。考慮到我國農 產品供求兩端的高度碎片化,社區團購只是農產品流通若干進化路徑中的一條,而不會是最終解決方案的全部。

綜合來看,社區團購是目前爲止較爲符合我國大衆生鮮需求的業態,是降低信息成本的生鮮 电商解决方案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