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了麼起訴餓了嗎 茶顏悅色狀告茶顏觀色 餐飲業山寨風爲何屢禁不止
返回來稿:中國食品報-紫鑫生物        2021/1/21        浏览次数:448

餓了麼起訴餓了嗎一審判決書近日公開,後者被要求更名並賠償前者1萬元。近年來,各類傍名牌、蹭熱度的商標維權事件在餐飲業屢見不鮮:立志做“奶茶屆星巴克”的鹿角巷自開了第一家店後,不到一年,山寨店已遍佈大江南北;海底撈狀告河底撈迫使其改名後,迅速密集註冊了263個相關商標;網紅奶茶品牌茶顏悅色日前再次登上微博熱搜,這次不是因爲排隊,而是因爲反訴山寨品牌茶顏觀色……

新晉餐飲企業屢屢“碰瓷”大廠的背後,無外乎是利益的驅動。業內認爲,除了大廠要加強原創保護意識之外,新晉餐企更要提高打造差異化產品的耐心與勇氣,要主動杜絕“搭便車”這種不正當的競爭行爲,維護餐飲行業公平市場競爭環境。

大厂商标屡被“傍大腿”

近期,餓了麼關聯公司拉扎斯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因名稱侵權起訴餓了嗎餐飲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一審判決書公開。餓了嗎公司被法院判處立即變更企業名稱,變更後的企業名稱中不得含有與“餓了麼”相同或近似的文字,並賠償拉扎斯網絡科技公司1萬元。

餓了麼方面表示,餓了嗎公司將與“餓了麼”商標高度近似的“餓了嗎”作爲字號進行了企業名稱登記,“具有攀附我公司商譽的主觀惡意,他們的企業名稱已經造成了相關公衆的混淆,其行爲構成不正當競爭。”

對此,法院認爲,此次案件中的系列商標註冊在先,而被告的字號“餓了嗎”與原告註冊商標相比,字形、讀音和含義均極爲相近,應當認定爲近似標識。被告將與原告註冊商標極爲近似的“餓了嗎”作爲其字號登記註冊企業名稱,具有明顯的主觀惡意,客觀上容易產生市場混淆,構成不正當競爭。

茶顏悅色是網紅奶茶品牌,是很多消費者打卡的必備項目。然而,多年來這家公司卻深受山寨的困擾。日前,茶顏悅色將山寨品牌茶顏觀色一紙訴狀告上法庭。

茶顏悅色透露,他們之所以起訴對方,是因爲“茶顏觀色盜用自家原創版權、抄襲門店裝潢、發佈虛假加盟信息,給消費者、自家品牌帶來了巨大損失”。此外,“對方侵權在先還不知收斂,反而起訴我們商標侵權,即使我們勝訴後,他們也沒有停止侵權行爲。”最終他們不得不拿起法律武器抵抗山寨。

去年8月,海底撈起訴了一家名爲“河底撈”的餐館,海底撈的理由是,河底撈和海底撈兩個商標非常形似,並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行爲,並賠償經濟損失20萬元等。

河底撈餐館則辯稱:“河底撈”的標識與“海底撈”的商標不屬於近似商標。而且河與海讀音不同,字形更是不同。兩者對於提供的菜品系列以及提供服務的方式也是截然不同的。

針對“海底撈”狀告“河底撈”商標侵權一案,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進行一審宣判:駁回原告訴訟請求。但據媒體報道,雖然贏了官司,“河底撈”湘菜館因不想惹麻煩改名爲“河底鮮”,而海底撈則在此之後密集註冊了263個商標,包括“池底撈”“渠底撈”“清底撈”“淮底撈”“海底姥”等。

去年9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開庭審理一起商標權權屬、侵權糾紛案。該案原告爲今日頭條的母公司字節跳動,被告爲河南今日油條餐飲管理有限公司。

自2009年起,深圳市億百度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陸續在全國各地開設大量“百度烤肉”門店及加盟店。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遂向“百度烤肉”的經營者億百度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孫某,以及“百度烤肉”加盟店深圳市名家百度烤肉店及其投資人宋某提起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之訴,最終一審深圳中院、二審廣東高院均認定四被告侵害了百度公司商標權,並構成不正當競爭,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350萬元。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裁定,駁回一審被告、深圳市億百度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孫某的再審申請。最高人民法院認爲,億百度公司在招牌、菜單及經營場所裝潢、網站宣傳頁面或交易文書上使用了“百度”“百度烤肉”“百度一口牛”“百度祕製肉”“百度加盟、百度精華”等標識,目的均是使相關公衆誤認爲被訴標識與“百度”這一馳名商標具有相當程度的聯繫,不正當地利用“百度”這一馳名商標的市場聲譽。

草创期须注重完善顶层设计

對於商標亂象,有業內人士指出,大廠屢屢被碰瓷的背後,更多是利益驅動。不管是河底撈、百度烤肉,抑或是今日油條,很容易讓消費者誤以爲是大公司的延伸產品,而且也更有噱頭,吸引眼球,方便爲產品引流。

有業內人士評論稱:“今日油條和百度烤肉非常類似,商標主體蹭名牌的意圖非常明顯。商標局可以在收到商標申請時,通過相關檢索等技術手段,排除明顯的搭便車行爲。此外,如果申請人在之前申請的商標就存在這類傍名牌行爲,商標審覈機構也可以通過大數據分析等,駁回其申請,如此來有效避免這類渾水摸魚現象。”

網紅品牌被山寨屢禁不止,還與侵權商家及企業設置大量法律“防火牆”有關,他們會規避處罰風險,導致調查取證困難,維權成本較高。此外,餐飲企業地域性較強,山寨店善於隱蔽,如果沒有消費者舉報,品牌也很難發現山寨店。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佔領認爲,這也與司法實踐中,侵權判決金額不夠高有關,導致山寨者的違法侵權成本比較低。

紅餐網創始人陳洪波表示,蹭熱度、傍大牌的行爲在餐飲行業確屬常見。這也反映了很多餐飲老闆缺乏相關的商標法律方面的意識,導致餐飲行業山寨、模仿抄襲風不斷。他希望餐飲經營者能不斷加強法律相關知識,增強原創方面的保護意識以及能力。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告訴記者,很多餐飲企業在草創期沒有考慮得非常周全,也沒有把知識產權、商標等“護城河”建立得很完善,給後期的整體運營帶來很多困惑及糾紛。通過這些經驗和教訓,今後公司在建設之初,都應重點考慮完善頂層設計,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比如成立法務部、聘請法律顧問等。有了專業人才或專業隊伍的加持,相信未來餐飲行業因侵權發生的糾紛會越來越少。